游泳

起重设别 | 2018-10-08 13:27

    这每周一篇的散文,大抵成了某种日记类的东西了,原打算每周多花些时间做一些学术锻炼,写点正经八本的文字,到了只是记了点不同时期的旧事。这倒也不错,我没写日记的习惯,这样随时找补点儿形成文字,也称得上件有意义的事,不过,这自我陶醉的语言,恐怕没人爱看,唉,这不正是我吐槽马华散文集的观点吗?

    言归正传。

    游泳,一项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艺术形式,历史悠久,形式多样,饱含着对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热忱赞美,孕育着广大无产阶级对追求美好生活的殷切希望,想此学期,我热心投身这项艺术事业至今已经有四个礼拜了。

记得当年学游泳就颇多趣事,一屋子七八岁的小孩儿,挤在一个水深不足半米的小池子里,腰上系块泡沫塑料板,手里再拿一块,围着池子绕圈漂,腿脚任意动换,身形健硕的教练站在池子中间,狠狠盯着叽哇乱叫的家伙们看,要是哪个一高兴脑袋一晃喝进去一口,就得赶紧跑过去处理。

    据说,胖子都更容易浮在水面上,如果是真的,我至今还在受到这一优势的福荫,可能也是托这个的福,当时学得很顺利,成为第一批进入“大池子”的学生之一,大池子最浅处也有一米四,对小孩儿来说惊险刺激,不过身上仍然绑着泡沫板,要沉下去还真不容易。十天学期下来,期末考试是摘掉板子,在泳池最深的区域(一米八)横越过去,当时就有小孩心态崩了,一下去便哭,一哭手脚就不听使唤,然后迅速呈手舞足蹈的溺水之态,被教练跳下去捞上来了,在一旁见证学习成果家长也急忙上前关切,脸上挂不大住。

    我的考试,自认为很顺利,速度也算快的,后来听观战的母亲大人说别人都是一下去就开始游,而我是先沉下去,等一阵浮上来才开始前进,这还让她担心了几秒钟,我听这描述,脑海里描绘出一个把西瓜“咚”一声扔井里的画面,扔下去一阵儿才看到浮上来,到底还是重量的问题。这十天的假期活动让我感到很有趣,以前身体周围都是空气,突然都换成了水,无数物理参数的转变都带来全新的有趣体验,于是第二年暑假又去同样的班(连教练都没换),装作新手再学了十天,游完一天齐坐岸边听教练训话,身边一个大不少的小姐姐拍了我一下便看着我笑,问其缘由,她说拍一处,就看到全身肉在抖动,现在回想起这件事,拍一下自己瞧瞧,撇嘴。

    大学语言班时期,住北京,早闻有池子,然进门必须眼睛泳帽齐全,全幅武装进去,室内一个小水池,京城土地寸土寸金,可以理解,一周游个一两次,偶尔还有课上同学同在。那时节我已经发现了泳镜的乐趣了。泳镜的乐趣在于在水下可以睁眼了,这实在是个新世界,好像神奇的异界突然增加了视觉维度,水下观察池底、释放气泡、自己和自己猜拳等活动充分展开,其乐无穷。后来对其产生了依赖,没了眼镜完全不想下水了。

    有印象的到海里去过四次,有三次都下水扑腾了。第一次在秦皇岛,那是学游泳之前的事,全程泳圈,海水起落使人感到海草舞蹈般的愉悦;第二次在山东乳山,跟着姥姥姥爷来到水侧,是时天阴风凉,浪势汹涌,海边门可罗雀,鲜有游客,水中除非大佬,更无旁人,旅游刚到目的地,急着回家,我受到秦皇岛美好记忆的鼓动,自认为已经学了游泳便是能人,于是不知哪来那么大勇气,说服姥爷奔下海去,湍流往来,寒凉刺骨,海浪力大无穷,我很快便被拍在了沙滩上(无夸张),从沙滩上趴着,肚子下面全是碎贝壳;第三次见海,是美国西海岸,老师有令禁近海洋,作为一直听话又老实的好孩子,老师刚走就偷着去了,没有游泳,但无比快乐、实实在在的淌了一回水,那次回忆能入选我有生以来最美记忆top5了;第四次,就是前几个月的南戴河,这是头一次戴泳镜下海,海下风景让我无比失望——没有风景,嘛也看不见,游着倒是轻车熟路,跑到允许游泳的最深的地方喊了几嗓子,快哉。

    马来西亚篇,各种住处附近似乎都大小有个池子,坐轻铁四处看也常能看到,大概是因为这地方天热吧,游泳池更接近于刚需。语言班时期的水池实在是风景如画,在水中看岸上的花草树木,赏心悦目,远处层层高楼,好像专为蓝天留出一道缺口,一口气沉入水底,舞动一番翩然出水的刹那,视线瞬间抛向最远的蔚蓝,和絮流云,一时间水天一色。后来大一的住处,圆形的露天大池,两个区域被一条小通路连着,通路上面是坐小拱桥,水流不断自拱桥侧面循环倾泻而下,俨然一个小瀑布,在小区既是设施也是风景,趴在通道水面上,水花拍在身上,我估计按摩浴缸也就这意思了。现在大二,又搬家,现在这个泳池可以说非常有个性了。水池不宽,很长,整片区域最盛大的景致就是一大片建筑工地,两座拔地而起的大楼披银戴绿,叮当凿砸人声呼啸此起彼伏,起重机大吊车张牙舞爪,在池子里看着吊起来的钢材凌空旋转往来,感觉一失手就能直接摔到身边来,晚上工地灯光犹亮,赛过沧州一中操场上刺眼的大夜灯,附近几栋楼都被灯光打得金黄,本来我对这泳池场景还蛮忌惮,现在却越来越觉得可爱了,近处植被躺椅水波不兴,远方危楼高台光塔耸敕,两个世界交相辉映,仿佛一种独到的赛博朋克似的美感。

    好吧,我其实不知道“赛博朋克”这词什么意思。昨天晚上下水,突然想到等工地的新楼建成,这些灯光都没有了,就剩下两栋高而黑的空楼对着泳池,那准是也会有点可怕的吧,奇怪,我来时天天盼着它早点修完走人,现在却开始祈求它保持现状。以后如何,以后再说,想法就到这儿,然后就一下扎进水里,一边游着,脑海里就流出背过的诗词,这个游法实在美妙,有时一曲春江花月夜余韵未尽,恍然间已经好几圈了。

    国内泳池不算是特别便宜的消费场所,家附近新开的那家是50一次,环境大约不比当下这个好。这是件快事,庸俗且愉快,每次游泳,就当自己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