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事故案例 | 起重机吊装过程发生倒塌 36人死亡

新闻动态 | 2018-09-09 09:04

2001年7月17日上午8时许,在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船坞工地,由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等单位承担安装的600t×170m龙门起重机在吊装主梁过程中发生倒塌事故,造成36人死亡,3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8000多万元。

  一、600t×170m龙门起重机建设项目基本情况

  1.龙门起重机主要参数及主梁提升方法

600t×170m龙门起重机结构主要由主梁、刚性腿、柔性腿和行走机构等组成。该机的主要尺寸为轨距170m,主梁底面至轨面的高度为77m,主梁高度为10.5m。主梁总长度186m,含上、下小车后重约3050t。

正在建造的600t×170m龙门起重机结构主梁分别利用由龙门起重机自身行走机构、刚性腿、主梁17#分段的总成(高87m,重900多t,迎风面积 1300m2,由4根缆风绳固定。以下简称刚性腿)与自制塔架作为2个液压提升装置的承重支架,并采用同济大学的计算机控制液压千斤顶同步提升的工艺技术进行整体提升安装。

  2.施工合同单位有关情况

2000年9月,沪东造船厂(甲方,2001年4月与中华造船厂合并组建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隶属于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沪东厂)与作为承接方的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乙方,隶属于国家电力公司华东分公司上海电力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建公司)、上海建设机器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丙方,同济大学和上海市科委共同建立,以下简称机器人中心)、上海东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丁方,沪东厂三产公司)签订600t×170m龙门起重机结构吊装合同书。合同中规定,甲方负责提供设计图纸及参数、现场地形资料、当地气象资料。乙方负责吊装、安全、技术、质量等工作;配备和安装起重吊装所需的设备、工具(液压提升设备除外);指挥、操作、实施起重机吊装全过程中的起重、装配、焊接等工作。丙方负责液压提升设备的配备、布置;操作、实施液压提升工作(注:液压同步提升技术是丙方的专利)。丁方负责与甲方协调,为乙方、丙方的施工提供便利条件等。

  2001年4月,负责吊装的电建公司通过一个叫陈春平的包工头与上海大力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力神公司)以包清工的承包方式签订劳务合同。该合同虽然以大力神公司名义签约,但实际上此项业务由陈春平(江苏溧阳市人,非该公司雇员,也不具有法人资格)承包,陈招用了25名现场操作工人参加吊装工程。

  二、起重机吊装过程及事故发生经过 
1.起重机吊装过程

  2001年4月19日,电建公司及大力神公司施工人员进入沪东厂开始进行龙门起重机结构吊装工程,至6月16日完成了刚性腿整体吊装竖立工作。

  2001年7月12日,机器人中心进行主梁预提升,通过60%~100%负荷分步加载测试后,确认主梁质量良好,塔架应力小于允许应力。

  2001年7月13日,机器人中心将主梁提升离开地面,然后分阶段逐步提升,至7月16日19时,主梁被提升至47.6m高度。因此时主梁上小车与刚性腿内侧缆风绳相碰,阻碍了提升。电建公司施工现场指挥张海平考虑天色已晚,决定停止作业,并给起重班长陈忠林留下书面工作安排,明确17日早上放松刚性腿内侧缆风绳,为机器人中心8点正式提升主梁做好准备。

  2.事故发生经过

  2001年7月17日早7时,施工人员按张海平的布置,通过陆侧(远离黄浦江一侧)和江侧(靠近黄浦江一侧)卷扬机先后调整刚性腿的两对内、外两侧缆风绳,现场测量员通过经纬仪监测刚性腿顶部的基准靶标志,并通过对讲机指挥两侧卷扬机操作工进行放缆作业(据陈述,调整时,控制靶位标志内外允许摆动20mm)。放缆时,先放松陆侧内缆风绳,当刚性腿出现外偏时,通过调松陆侧外缆风绳减小外侧拉力进行修偏,直至恢复至原状态。通过10余次放松及调整后,陆侧内缆风绳处于完全松驰状态。此后,又使用相同方法,和相近的次数,将江侧内缆风绳放松调整为完全松驰状态,约7时55分,当地面人员正要通知上面工作人员推移江侧内缆风绳时,测量员发现基准标志逐渐外移,并逸出经纬仪观察范围,同时还有现场人员也发现刚性腿不断地在向外侧倾斜,直到刚性腿倾覆,主梁被拉动横向平移并坠落,另一端的塔架也随之倾倒。

  3.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情况

  事故造成36人死亡,2人重伤,1人轻伤。死亡人员中,电建公司4人,机器人中心9人(其中有副教授1人,博士后2人,在职博士1人),沪东厂23人。

  事故造成经济损失约1亿元,其中直接经济损失8000多万元。

三、事故原因分析

  1.刚性腿在缆风绳调整过程中受力失衡是事故的直接原因

  事故调查组在听取工程情况介绍、现场勘查、查阅有关各方提供的技术文件和图纸、收集有关物证和陈述笔录的基础上,对事故原因作了认真的排查和分析。在逐一排除了自制塔架首先失稳、支承刚性腿的轨道基础沉陷移位、刚性腿结构本体失稳破坏、刚性腿缆风绳超载断裂或地锚拔起、荷载状态下的提升承重装置突然破坏断裂及不可抗力(地震、飓风等)的影响等可能引起事故的多种其它原因后,重点对刚性腿在缆风绳调整过程中受力失衡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经过有关专家对于吊装主梁过程中刚性腿处的力学机理分析及受力计算,提出了《沪东“7·17”特大事故技术原因调查报告》,认定造成这起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在吊装主梁过程中,由于违规指挥、操作,在未采取任何安全保障措施情况下,放松了内侧缆风绳,致使刚性腿向外侧倾倒,并依次拉动主梁、塔架向同一侧倾坠、垮塌。

  2.施工作业中违规指挥是事故的主要原因

  电建公司第三分公司施工现场指挥张海平在发生主梁上小车碰到缆风绳需要更改施工方案时,违反吊装工程方案中关于“在施工过程中,任何人不得随意改变施工方案的作业要求。如有特殊情况进行调整必须通过一定的程序以保证整个施工过程安全”的规定。未按程序编制修改书面作业指令和逐级报批,在未采取任何安全保障措施的情况下,下令放松刚性腿内侧的两根缆风绳,导致事故发生。

  3.吊装工程方案不完善、审批把关不严是事故的重要原因

  由电建公司第三分公司编制、电建公司批复的吊装工程方案中提供的施工阶段结构倾覆稳定验算资料不规范、不齐全;对沪东厂600t龙门起重机刚性腿的设计特点,特别是刚性腿顶部外倾710mm后的结构稳定性没有予以充分的重视;对主梁提升到47.6m时,主梁上小车碰刚性腿内侧缆风绳这一可以预见的问题未予考虑,对此情况下如何保持刚性腿稳定的这一关键施工过程更无定量的控制要求和操作要领。

  吊装工程方案及作业指导书编制后,虽经规定程序进行了审核和批准,但有关人员及单位均未发现存在的上述问题,使得吊装工程方案和作业指导书在重要环节上失去了指导作用。

  4.施工现场缺乏统一严格的管理,安全措施不落实是事故伤亡扩大的原因

  (1)施工现场组织协调不力。在吊装工程中,施工现场甲、乙、丙三方立体交叉作业,但没有及时形成统一、有效的组织协调机构对现场进行严格管理。在主梁提升前7月10日仓促成立的“600t龙门起重机提升组织体系”由于机构职责不明、分工不清,并没有起到施工现场总体的调度及协调作用,致使施工各方不能相互有效沟通。乙方在决定更改施工方案,决定放松缆风绳后,未正式告知现场施工各方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甲方也未明确将7月17日的作业具体情况告知乙方。导致沪东厂23名在刚性腿内作业的职工死亡。

  (2)安全措施不具体、不落实。6月28日由工程各方参加的“确保主梁、柔性腿吊装安全”专题安全工作会议,在制定有关安全措施时没有针对吊装施工的具体情况由各方进行充分研究并提出全面、系统的安全措施,有关安全要求中既没有对各单位在现场必要人员作出明确规定,也没有关于现场人员如何进行统一协调管理的条款。施工各方均未制定相应程序及指定具体人员对会上提出的有关规定进行具体落实。例如,为吊装工程制定的工作牌制度就基本没有落实。

  综上所述,沪东“7·17”特大事故是一起由于吊装施工方案不完善,吊装过程中违规指挥、操作,并缺乏统一严格的现场管理而导致的重大责任事故。

四、事故责任人员处理建议

  (1)张海平,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第三分公司职工,沪东厂600t龙门起重机吊装工程7月17日施工现场指挥。作为17日施工现场指挥,对于主梁受阻问题,未按施工规定进行作业,安排人员放松刚性腿内侧缆风绳,导致事故发生。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涉嫌重大工程安全事故罪,建议给予开除公职处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2)王正怡,中共党员,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第三分公司副经理。作为沪东厂600t龙门起重机吊装工程项目经理,忽视现场管理,未制定明确、具体的现场安全措施;明知7月17日要放刚性腿内侧缆风绳,未采取有效保护措施,且事发时不在现场。对事故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涉嫌重大工程安全事故罪,建议给予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处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3)陈优芳,上海大力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经理。作为法人代表,为赚取工程提留款,在对陈春平承包项目及招聘人员未进行审查的情况下,允许陈使用大力神公司名义进行承包,只管收取管理费而不对其进行实质性的管理。涉嫌重大工程安全事故罪,建议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4)陈春平,中共党员,600t龙门起重机吊装工程劳务工包工头。在不具备施工资质的情况下,借用大力神公司名义与电建公司签定承包协议;招聘没有资质证书人员进入施工队担任关键岗位技术工作。涉嫌重大工程安全事故罪,建议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5)史耀辉,中共党员,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第三分公司副总工程师,沪东厂600t龙门起重机吊装工程项目技术负责人。在编制施工方案时,对主梁提升中上小车碰缆风绳这一应该预见的问题没有制定相应的预案;施工现场技术管理不到位。对事故负有重要责任,建议给予行政撤职、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6)刘涛,中共党员,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第三分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主管生产、技术工作。审批把关不严,没有发现施工方案及作业指导书存在的问题。对事故负有重要领导责任,建议给予行政撤职、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7)刘伯年,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第三分公司党支部书记。贯彻党的安全生产方针政策不力,对公司在生产中存在的违规作业问题失察,安全生产教育抓得不力。对事故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建议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8)汤德松,中共党员,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副总工程师。在对施工方案复审时,技术把关不严,没有发现施工方案中上小车碰缆风绳的问题。对事故负有重要责任,建议给予行政降级、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9)李家坤,中共党员,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经理、公司党委委员。作为公司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管理不力,没有及时发现、解决三分公司在施工生产中存在的安全意识淡薄、施工安全管理不严格等问题。对事故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建议给予撤销行政职务、党内职务处分。

  (10)施申新,上海电力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贯彻落实党和国家有关安全生产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不力。对事故负有领导责任,建议给予行政记大过、党内警告处分。

  (11)瞿添林,中共党员,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安全环保处科长。作为沪东厂600t龙门起重机吊装工程现场安全负责人,对制定的有关安全制度落实不力。对事故负有一定责任,建议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12)顾妙炎,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600t龙门起重机吊装工程项目甲方协调人(原沪东造船集团副总经理)。对现场安全管理工作重视不够,协调不力。对事故负有领导责任,建议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13)乌建中,同济大学上海建设机器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工程部负责人、600t龙门起重机吊装工程提升项目技术顾问,现场地面联络人。施工安全意识不强,安全管理、协调不力。对事故负有一定责任,建议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14)徐鸣谦,同济大学上海建设机器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安全意识不强,对于机器人中心施工安全管理不力。对事故负有一定领导责任,建议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责成国家电力公司、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同济大学依据调查结论对与事故有关的其他责任人给予严肃处理。

建设施工安全∣我们一直在努力

【投稿及洽谈商务】


声明:本文来源建设施工安全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轨道路桥施工安全∣我们一直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