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里的起重机:给那些不能自理的老人们换洗必用工具

起重常识 | 2018-08-25 04:44

我在加拿大老人院整整工作九年的亲身经历(19)

这是一个在加拿大老人院工作九年的华人写的亲身经历,它能帮助我们从一个侧面了解加拿大老人院。 


白班 (Day Shift)

会计课终于上完了,很快我就在一家服装公司找了个进出口部门经理助理工作。这是一个全日制的工作,工作时间是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因此我必须辞掉老人院的工作。

我找到护士长多琳提出辞职,并且说我很爱老人院,也很爱这些老人们,所以在周末,我还是很愿意来做Volunteer的。多琳让我不要辞职,她说她可以给我一个只是周末白班的职位,每隔两周来上一个周六和周日的班,,一个月上四天班。说实话,我还真的挺喜欢这个班,一来可以隔三岔五的到老人院看看这些老人们,帮他们做点事,二来也不耽误我的正常上班,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工作,在Golden Gate又赖了三年。

白班也叫正常班。每个区有三个护理和一个护士,工作人员比晚班和夜班的要多。

白班相对晚班和夜班来讲是个最舒服的班了。除了早上七点半到十点半忙点,接下来的时间就相对松散些。而且工作人员的休息时间也比较合理,每两个钟头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一来不像晚班那样来回走上四个多钟头才可以坐一下,累的腰酸腿疼的,二来也不像夜班那样,整个晚上,不能闭一下眼,躺一会,困的人老觉得大脑却氧。

从早上七点半一上班,护士护理们也是要先听交接班报告的,它包括头天下午班和夜班的一些情况。听完了报告,大家就要立即紧张的开始工作了。

这时三个护理中的一个要单独行动,帮助那些半自理的老人换洗起床,然后督促他们或把他们带到餐厅前等待早饭。而另外两个人则要共同行动,给那些不能自理的老人们换洗后,用小起重机把他们一个一个地从床上吊起来放到轮椅里。

起重机都是电动的,而且带有轮子。老人院用的Lifting也更新换代了好几次。记得最早看到的那个Lifting 的升降臂,还要用手压,就像过去的一种手压杠杆的抽水机。后来Lifting换成了电动的,但用的是充电电池。我记得那个时候,经常是我们刚刚把人吊在半空,电池没电了,因为冲电器安装在洗衣房,所以我们还得赶快跑到洗衣房去换电池。这时,被吊起来的老头或老太太就得晃晃悠悠的悬在半空中等着,看着邪乎的吓人。老人院规定,当用这种Lifting护理老人时必须关门,家属也不能在屋子里,否则的话,实在是让人看着害怕。

再后来,这种Lifting换成了直接充电的,而且使用功能,安全保护功能和操作性能也越来越好了。每次换新产品时,厂家也会来教我们如何使用。

当我们在使用Lifting护理老人时时,首先要用一个专门的,很结实的尼龙网把老人兜起来,然后挂在小起重机上,上升的按钮把老人慢慢掉起来,然后把起重机推到轮椅前,对准的轮椅再把老人慢慢的下降到轮椅里。整个过程要非常小心,不能粗鲁,以免伤着老人。

需要用这种起重机的老人,有些是身体已经僵硬抽缩到一起的植物人,有些则是瘫痪病人,还有的就是超重不能动的人。刚上白班时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老人院每天早上要求必须要把所有的那些瘫痪的,和植物人都从床上弄起来吃早饭。我问护士,为什么不把他们就留在床上,我们可以在床上喂她们,那多省事呀,这样可以大大的减少我们的劳动。因为我看到很多别的老人院就是这样做的。护士告诉我说,如果人长期卧床不起,将会导致肺心功能的衰竭,所以应该让这些人尽可能的每天都起床活动活动,哪怕就是吃完了饭在躺下呢,而且最好是让他们坐起来吃饭。

早晨的护理,基本和晚班的一样,有点不同是,晚班是给老人们脱衣服换洗,上床,而早班则是给他们换洗穿衣服,起床。按要求,早班也必须要给老人们洗脸洗手擦身,漱口和洗屁股换尿布。

我记得在学校上护理课时,老师要求我们必须在5分钟内完成一个清晨护理的全过程。然而,给那些躺着的瘫痪病人和超重的人穿衣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所以那种后背开口的长裙(英语叫 Back open Dress)和后面开口的上下两件套不但节省了很多的时间,而且也大大方便了我们,更重要的是同时也减少了在给这些病人们穿衣服和脱衣服的时候,来回折腾他们而给他们造成的痛苦。

在这里是不允许那些瘫痪病人老是光溜溜的躺在床上,晚上,我们必须要给他们穿上睡袍或医院病人穿的那种长衫。白天,我们要给他们脱掉睡衣换上白天穿的衣服,这是为了让他们尽可能的看着像个正常人。不管是什么人都应该有保持和维护他们自己尊严的权利。